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第一财经_专业创造价值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广州浪奇5亿存货“罗生门”:真实性存疑,多谜团待解

第一财经 2020-09-28 07:50:25

第一财经_专业创造价值作者:吴绵强    责编:乐琰

围绕着广州浪奇超过5亿元存货“消失”事件,据第一财经记者调查,目前仍旧疑点重重,多个谜团仍待解开。

在一周前刚乔迁搬入珠江新城新办公室后,广州浪奇(000523.SZ)于9月27日向市场爆出一个“大雷”,公司价值5亿元存货“不翼而飞”。目前涉事的仓储企业负责人否认有实质货物进入。

第一财经_专业创造价值广州浪奇称,此次“失踪”的货物由位于江苏的两家企业存储,分别是江苏鸿燊物流有限公司(下称“鸿燊公司”)和江苏辉丰石化有限公司(下称“辉丰公司”)。广州浪奇公告称,该公司与上述两家企业鸿燊公司和辉丰公司均签订有仓储合同,但这两家公司却双双否认保管有公司存储的货物。

综合天眼查及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工商信息显示,上述鸿燊公司成立于2004年4月5日,注册地址为江苏省如东县,法定代表人为黄勇军,注册资本1188万元,公司经营范围包括有货物仓储等业务。

第一财经_专业创造价值据广州浪奇公告,公司与鸿燊公司签订有《物流外包仓储合同》,根据《物流外包仓储合同》约定,公司将货物储存于鸿燊公司位于江苏省南通市如东县黄海一路2号的库区。

第一财经_专业创造价值9月27日晚间,黄勇军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广州浪奇是在2019年9月找到他,说要合作进行化工原料的货物存储,但该公司并没有相关资质,广州浪奇就帮他联系了瑞丽仓库,“我们对固定包装的普通货物有仓储运营资质,但是对于‘要求严格’的化工原料货物仓储却并没有资质。”

第一财经_专业创造价值黄勇军说,接到广州浪奇的合作邀约,他并没有拒绝。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鸿燊公司近几年经营状况不容乐观,已进入破产重整程序。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7月30日刊载的一份《鸿燊物流破产民事裁定书》显示,鸿燊公司有未履行完毕的执行案件标的额约达3500余万元。此外,鸿燊公司对外尚有部分债务纠纷未进入诉讼程序。目前鸿燊公司已基本停业,仅剩零星业务。

第一财经_专业创造价值“当时广州浪奇说要合作进行货物存储,具体要存储多少货物量?以及货物价值的金额等,均没有明确,双方的合同上也并没有载明。”黄勇军说。

“广州浪奇分几次发来了货物的进库单和出库单让我盖章,有的单据上显示的时间间隔较近,有的进库单是某一天的上午,出库单则是当天下午。货物进库和出库时间这么近,来都来不及啊。我还问这些单据盖章了到底有没有实质性用处?广州浪奇的人说,‘先盖章,以后肯定有用。’”黄勇军说,双方合同签订这么久,但他却并未见到过广州浪奇的货物进出。

不单只是鸿燊公司,辉丰公司亦称没有保管广州浪奇存储的货物。工商资料显示,辉丰公司成立于2007年12月,注册资本5亿元,A股上市公司ST丰辉(002496.SZ)持有其100%股权。

第一财经_专业创造价值广州浪奇表示,其还与辉丰公司签订有4份仓储合同(合同编号分别为ZC19-20、ZC19-21、ZC19-25、ZC19-39),根据该4份仓储合同约定,公司将货物储存于辉丰公司位于江苏省大丰港二期码头的库区(即“辉丰仓”)。

第一财经_专业创造价值“由于公司相关人员多次前往瑞丽仓、辉丰仓均无法正常开展货物盘点及抽样检测工作,公司于2020年9月7日分别向鸿燊公司、辉丰公司发出《关于配合广州市浪奇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现场盘点、抽样储存于贵司库区的货物的函》,要求鸿燊公司、辉丰公司配合公司进行货物盘点及抽样检测工作。”广州浪奇称。

第一财经_专业创造价值9月16日,广州浪奇收到辉丰公司发来的《回复函》。辉丰公司表示,“其从未与广州浪奇签订过编号分别为ZC19-20、ZC19-21、ZC19-25、ZC19-39的《仓储合同》,公司也没有货物存储在辉丰公司,因此辉丰公司没有配合盘点的义务; 辉丰公司从未向公司出具过《2020年6月辉丰盘点表》,也未加盖过辉丰公司印章,该盘点表上的印章与辉丰公司印章不一致。

第一财经_专业创造价值9月18日,广州浪奇聘请律师前往江苏省盐城市大丰区行政审批局查询辉丰公司的工商内档,但仍未能核实《2020年6月辉丰盘点表》与《回复函》上加盖的辉丰公司印章的真实性。

“考虑到辉丰公司的回复情况以及鸿燊公司一直未有任何回应,为核实清楚瑞丽仓、辉丰仓的有关情况,公司立即组建了成员包括外聘律师在内的独立的存货清查小组。”广州浪奇表示,存货清查小组于2020年9月23日、24日前往鸿燊公司、辉丰公司调查了解相关情况,并与鸿燊公司法定代表人、辉丰公司法定代表人进行了会谈。鸿燊公司、辉丰公司均否认保管有公司存储的货物。

截至发稿,第一财经记者联系广州浪奇媒介部相关负责人,对方回复称,“并不太清楚情况,还是要看公司公告。”

第一财经_专业创造价值围绕着广州浪奇超过5亿元存货“消失”事件,目前仍疑点重重。

第一财经_专业创造价值首先,广州浪奇缘何要找到正处于破产边缘的鸿燊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广州浪奇主要进行日化产品的生产,并在此基础发展了化工原材料的生产、销售及大宗贸易业务。2020年上半年,广州浪奇工业产品的营业收入为29.72亿元,占总营收的76.43%。

而据上述裁定书指,鸿燊公司主要固定资产为土地使用权、厂房及运输车辆。鸿燊公司有位于如东县马塘镇马西村二十组的国有土地使用权面积11322.75平方米,已经抵押给江苏如东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凌民支行并被本院多个案件查封;位于如东县马塘镇马西村二十组的无证厂房约7377.94平方米,已被本院查封;部分车辆已经进行了拍卖。

据天眼查工商资料显示,鸿燊公司的法院公告显示其存在一份“破产文书”。该“破产文书”指出,如东县人民法院于2020年3月6日裁定受理鸿燊公司破产清算一案,并于4月8日指定江苏如一律师事务所为鸿燊公司管理人。

第一财经_专业创造价值9月27日,据接近江苏如一律师事务所的相关知情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确认,鸿燊公司确已进入破产程序,该律所系法院指定的管理人,“当时广州浪奇有律师在场与我们具体联系,该公司的存货未有明确的说法,且未在律所进行债权申报。”

第一财经_专业创造价值黄勇军对第一财经记者透露,目前来自广州浪奇内部的人士已与其交流谈话,了解此次涉及的仓储以及存货问题。

其次,如果广州浪奇的5亿元存货真实存在,那么此次“失踪”事件到底对这家上市公司财务业绩造成多大影响?

多位参与上市公司审计的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上市公司5亿元的存货“失踪”,对于上市公司财务影响较大。

“如果一旦认定存货失踪,一定要进行准备计提,并预测到底后续能拿回来多少,并作一个初步判断。”华南某上市公司财务总监李东(化名)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广州浪奇年报指出,2019年,公司存货为13.77亿元,同比下滑2.11%;2020年上半年,公司存货为15.71亿元,同比下滑3.97%。

目前,广州浪奇自身存在资金困局。9月24日,据深交所下发的关注函称,广州浪奇因资金状况紧张出现部分债务逾期情况,截至2020年9月24日,该公司12个银行账户被冻结,逾期债务合计超3.94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20.74%。其中,2019年3 月、4月,江苏保华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下称“保华公司”)、江苏中冶化工有限公司(下称“中冶公司”)向江苏张家港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张家港农商行”)贷款。

第一财经_专业创造价值上述深交所关注函指,保华公司、中冶公司将广州浪奇出具的商业承兑汇票质押给张家港农商行作为担保,相关贷款到期时,保华公司与中冶公司未能偿还债务,广州浪奇出具的商业汇票到期时未能按时予以兑付,形成逾期债务超1.65亿元。

截至发稿,第一财经记者多次联系广州浪奇,该公司并未回应。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
中华网第一财经_专业创造价值网 武汉门户-武汉市人民第一财经_专业创造价值门户网站 重庆第一财经_专业创造价值网-重庆市第一财经_专业创造价值门户网站 第一财经_专业创造价值省人民第一财经_专业创造价值门户网站 吉林省人民第一财经_专业创造价值_吉林门户网